无名火

连续看了几天的作业,把所有的作业都看完了。火大。越看越火大。看来白费力气了。成天纠缠于这些细枝末节当中有何意义?

隔壁在搞装修,电钻的声音快让人鼓噪了。真是不得安宁。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“围城”。旁边的中学,后面的幼儿园。每天定期地放着同一种音乐,就像监狱里犯人必须听的口令一样,让人无可奈何。有一个故事说,在一个监狱的什么也没有的牢房里给一个犯人每天放同一只音乐,数年后,犯人身亡了。以前的住处前面是公路,整天车水马龙地喧嚣。现在只不过换了一种噪音。归根结底,不是悦耳的。同事说,早年间曾经投诉过旁边中学的大喇叭,可根本不起作用。还是塞好自己的耳朵实在。

下午学生给我发来了一个他自编的音乐短剧,说是拿去参加比赛的。他在学校电视台也快两个学期了。中间也发生了一些事情。不过音乐剧做得还是不错的,有令人捧腹的效果,只可惜不是他剪接和拍摄的。他说他现在已经是电视台的邱导了。现在仍在学拍摄。他还在拍广告。准备参加全国比赛。过去他拍的公益广告曾在市里获奖,希望他的作品在全国比赛上获奖。这是对他执着的回报。


[本日志由 咖啡伴侣 于 2007-05-30 15:22:06 编辑]
上一篇: 天气也循环
下一篇: 小球乓乓·举世无双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相关日志: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-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邮 箱: 支持Gravatar头像.
网 址: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.
内 容:
验证码: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